一群二戰老兵與“威士忌7號”在一起。這架飛機將於本周飛往諾曼底。
  中新網5月16日電 據美國《紐約時報》報道,日前,一架壽命超過70年,被稱為“威士忌7號”(Whiskey 7)的雙引擎C-47螺旋槳軍用運輸機將從紐約州中部一片草地上的簡易跑道起飛,嘗試完成二戰後它所執行的最宏偉的任務:飛越大西洋,向那些當年去歐洲參戰的美國年輕人,以及那些永遠未能歸來的人致敬。
  這架飛機沒有固定座位,沒有空乘人員,沒有機載電影,也沒有洗手間。飛機沒有接受過加熱、隔熱或是增壓處理。而且上一次飛臨法國上空時,有人試圖將其擊落。
  它將飛越寒冷的北大西洋,參加紀念二戰諾曼底登陸70周年的活動。當時,這架“威士忌7號”是一個基地位於英國的機群的長機,它們將傘兵空投到了法國沿海地區。這一次,其機組成員將要飛行的航線長達3600英里(約合5800公里)。在6月初飛抵奧馬哈海灘上空前,飛機會在緬因州、拉布拉多、格陵蘭島、冰島和蘇格蘭停留加油。
  飛機的機組人員由五名志願者組成,他們準備了救生筏、救生衣和其他一些安全裝置,以防出現突發情況。“機上就我們五個人,”機務長邁克·林賽(Mike Lindsay)說,“和五頂降落傘。”
  “威士忌7號”近期飛得最遠的一次是前往威斯康星州參加飛行表演。但林賽及其飛行同伴表示他們信心十足,雖然一些當年老兵將信將疑。
  “我覺得有點瘋狂,”當地89歲的老兵理查德·拉德(Richard Ladd)說。“他們比我們更有膽量。”諾曼底登陸當天,在第101空降師(101st Airborne)服役的拉德跳出了一架類似的C-47。他現在是海外戰爭退伍軍人協會(Veterans of Foreign Wars)的成員。
  此次飛行的組織者對這一說法不以為然,稱這次飛行是對那些老兵的恰當致敬。他們曾在遠比現在艱難危險的環境中在歐洲上空英勇作戰,現在正在快速地老去——好比這架C-47飛機本身。
  “過去,所有人都上過戰場;退伍軍人隨處可見,” 贊助此次飛行的傑納蘇國家戰機博物館(National Warplane Museum)館長奧斯汀·沃茲沃思(Austin Wadsworth)說。“現在,我們開始發現,‘他們就要離我們而去了。’”
  諾曼底的紀念活動預計會吸引大批游客、同盟國和軸心國的老兵、再現登陸的人士,以及包括美國總統奧巴馬和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V·普京(Vladimir V. Putin)在內的多位政要。
  “威士忌7號”的機組成員是林賽和四名飛行員,其中兩人是來自全美航空(US Airways)的經驗豐富的飛行員,他們將在離6月6日的周年紀念日還有三周時起飛。按計劃,這架飛機將飛臨當年的那片空投區域,參加美國的一支跳傘隊進行的紀念性跳傘活動。
  “威士忌7號”將以大約140英里(約合225千米)的時速飛行,大概是當代商務飛機平均巡航速度的四分之一。雖然飛機大多數時間將在1萬英尺(約合3千米)以下的高度飛行,但機艙內的氣溫仍可能會在零度左右。在1萬英尺的高度,氧氣成了必需品。(如果飛得更高,機組成員將需要攜帶額外的氧氣罐。)
  “這就是為什麼我有些希望能停在蘇格蘭,”林賽說。他說他打算帶上一條保溫睡袋,多穿幾層衣服,併在飛機抵達歐洲時進行慶祝。“我想喝一瓶上好的單一麥芽威士忌。”
  這架“威士忌7號”建造於1943年,1944年6月6日清晨,它從英格蘭科茨莫爾起飛。
  國家戰機博物館工作人員、飛行員和二戰愛好者加里·米切爾(Gary Mitchell)是兩年前去法國時產生重新進行諾曼底飛行這個想法的。
  “他當時說,‘我們應該飛去那裡,參加這些儀式,’”米切爾的女兒埃琳·維塔萊(Erin Vitale)說。她是紐約皮法德(Piffard)附近的一名教授。“飛行員就是這樣:他們想不到這挺瘋狂的。”
  9月,米切爾逝世,但他的計劃仍在繼續。如今,這架飛機已經像1944年那樣全副裝備,甚至連它的“進攻條紋”也不例外。“進攻條紋”是用來識別發動進攻的盟國飛機的黑白記號。它確實擁有一些更先進的裝備,包括有人捐贈的全球定位系統(GPS)和著陸輔助設備,以及為了應對飛機需要水上降落而準備的電子信號浮標。飛機還將配置廁所,雖然隱私可能無法得到很好的保護。
  與過去的傘兵一樣,此次諾曼底之行的乘客將坐在與機身兩側相連的座位上,面對著彼此。但是,跳傘用的門將不會被打開。(或者說,機組成員希望不要在飛越大西洋時用到它。)
  關於此次飛行的消息迅速在該地區的老兵之中傳開,他們中有很多人都會通過戰機博物館和海外戰爭退伍軍人協會在當地的分支機構來重溫他們在戰爭期間感受到的戰友情誼。
  參戰時,他們大都覺得孤獨和恐懼。“我們中大多數人在睡覺時都會想家,”89歲的鮑勃·麥克唐納(Bob McDonald)說。他曾是第14航空隊(14th Air Force)一架B-24戰機的機尾炮手。“如果不是旁邊鋪上的戰友,你就有麻煩了。”
  88歲的鮑勃·尤爾(Bob Yull)是當地另一名老兵,他也是麥克唐納的朋友。對此表示同意的他還說,看著他們的隊伍逐漸縮小,讓人“非常難過”。“如果這些人走了,”他說,“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  (原標題:美二戰運輸機再啟程:曾勇闖諾曼底 今飛越大西洋)
創作者介紹

吳尊

fm24fmfie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